夜读-信任的力量(一)

夜读-信任的力量(一)

姚远,一位八〇后女性。大学毕业后,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司法局工作。2018年被选调到阿什罕苏木那林高勒嘎查,任驻村第一书记。

阿什罕 苏木 那林高勒 嘎查,阿什罕 苏木 那林高勒 嘎查……姚远一遍遍读这个名字。阿什罕——平坦的草原上崛起的山包,苏木——乡镇,那林高勒——细长的河,嘎查——村。她终于念顺了,弄懂了。

姚远没有更多的准备,带着匆匆学会的一句蒙语“赛拜努”(意为“你好”),出发了。

春天里,周边的沙地草原绿意复苏,正一寸寸地覆盖黄沙。太阳露脸的时间长了,泥土里孕育了一冬的霜雪,徐徐升腾成潮湿的空气。羊群、牛群四处觅食。杏花灼灼,从人家的院子里探出头来,欢迎姚远的到来。

相对于赤峰境内多见的半农半牧村,这里是纯牧区。嘎查的乡亲们彼此间都讲蒙语。

姚远开始入户摸底。她带着真诚的笑容,一心想摸清情况,以便因户施策,做好脱贫工作。她想着,使用蒙语问候,距离就会拉近。见到大姐,她不说你好,而是说“赛拜努”;见到大爷,她也先问候一声“赛拜努”。村民一听她说蒙语,感到亲切,高高兴兴地回答她“赛拜努,赛拜努”,接着就用蒙语和她对话,问她是谁。她立马听不懂了,人家一看她发愣的表情,就转身忙自己手里的活计去了。

时间一长,老乡们都知道了,这个新来的年轻女书记,就会一句蒙语。姚远知道了,不仅尴尬,更是着急。

驻村工作队一共五个人,除姚远外,其余四位同志全是用蒙语交流的蒙古族干部。在工作中,他们为了照顾姚远,会尽量使用汉语,却时常说着说着,不由自主地回到蒙语。交流的不便,让姚远时常感到苦闷。

姚远下决心学蒙语。每天不管多忙,她都强迫自己记住几个蒙语单词,虽然说得磕磕绊绊,也要硬着头皮用一用。不说,就永远张不开嘴。学会蒙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但必须争分夺秒,学了就用。

她每一天都和时间赛跑。

村党支部和村委会,加上驻村工作队全体成员,平均年龄五十多岁,只有她一个人会使用电脑。她这个第一书记,白天要入户帮扶,给贫困户解决各种困难;晚上点灯熬油,汇总数据,撰写材料……所以,她只能利用在食堂吃饭的时候、到贫困户家办事的时候,见缝插针地练习蒙语。每当她请蒙汉语兼通的同志给牧民讲政策,自己先坐在一边当学生,细细地听,慢慢地学。

有一天,村民开会,男男女女来了一屋子。姚远提前就准备好了,在主持会议的时候,用蒙语点起村民的名字。没想到,会场一下子热闹起来,这个给她纠正发音,那个向她介绍还有哪一位没来。姚远感觉到,从那天开始,村民再见到她,明显不一样了。她再说“赛拜努”,牧民便会接过话来,用蒙语告诉她,专项扶贫资金买的小羊羔拉回来了,然后再用汉语重复一遍。要是遇到了她听不懂的蒙语,村民又不会用汉语表达的时候,村民就会折断柳条,在地上画图,配上汉语单词和肢体比划,让她弄明白啥意思。

第一书记的工作就这样步入轨道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